废猫墨子棋在线求师父

是青兰的绑定画手!
过激安吹!
人傻脾气好!
尽情勾搭!
【如果你想】
画主凹凸世界!
在凹凸和炽天使的坑里!
文随机掉落!

[雷安]秘宝

1551谢谢青兰!表白青兰!【终于想起来问可不可以转发。。。】

⚡咕咕咕成瘾的老青兰✨:

因为假期结束啦!

所以每篇开车不存在啦!我要写清水啦!! 

第一次写清水短篇文还有点激动 [日常开车的我也想要清水啊!!!] 

清水什么的最棒了,车什么的只要脑袋里意淫一下就足够了[那我写车做什么…我闲的吗…] 

其次!!祝媳妇生日快乐! @废猫墨子棋在线求师父生贺迟到了,但绝对不会就此消失!! 我废话够了,看正文吧[he,ooc,安哥交女友(虽然后面分开了),清水]   
—————————分割线—————————
  “我说安迷修,你今天是不是这里出了一些问题?”雷狮指了指自己的脑子然后看着单膝跪地的,手里的捧花还在伴随着安迷修的身躯一同颤抖。
  夜晚的星星挥洒在河面荡漾的水波上,反映出几星星的光。
  “在……在下喜欢你……”安迷修颤颤巍巍的说完后惹来雷狮的大笑,他缓过来后只是提着未消散的笑容说了一句“可是我不喜欢你啊…”
  那天,是四月一日。 
  ——
  这件事情已经被安迷修封锁在脑子里很久了,但是被封锁的记忆总是不听话,一个劲的总是向外面流出来,就像在安迷修的梦里。
  梦中,安迷修那拙劣的样子实在是让人于心不忍,而梦里的雷狮则是一脸嘲讽,就和当初一样。
  当初的雷狮,在安迷修告白后就永远的离开了他,他搬家了,时隔过去已经十年了。
  现在的安迷修在大学也是有一番地位的,他从未离开自己的那个小城市。
  作为凹凸大学内的学生会主席,安迷修一直在忙于学校的工作,今天也是四月一日。
  刚从学生会会议室出来的安迷修就被一个女生堵住了去路,“这位小姐,可以借过一下吗?”安迷修脸上像阳光一般的笑容就是他成为这里受欢迎男性之一的原因所在。
  走廊上撒着的只有阳光,太阳的余晖照射在两人身上,安迷修的微笑不变。
  女孩红着脸,她开口了“那个…那个……就是……我…我……唔…”   安迷修带着微笑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女生,他不知道女生要说什么,只是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呼——你可以的…”女生小声为自己加油打气,随后她仰起头,用红色的瞳眸注视着对方,笃定的眼神和充满决心的脸,她再一次尝试开口,“安迷修,我喜欢你…”说完后,女孩子又一次垂下了头,天蓝色的发丝垂到耳边,脸上泛着肉眼可见的绯红。 
  “抱歉…”安迷修赔笑着,他目前并不想与人交往,他已经被十年前的那次伤的太深了。
  女孩承受不住这般打击,她抬起头,缓缓的说着,“今天是愚人节,你在开玩笑对吧…”她不愿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真的非常抱歉…”安迷修说完后他就开始内疚了,他逐渐想起自己当初被雷狮拒绝的那一次,他又开口了,“骗了你我很抱歉…”昧着良心,安迷修同意了这个女孩。
  女孩由悲伤变为喜悦激动,她开心的跳了起来,然后抱住安迷修,喜极而泣的啜泣着,“我还以为你不会答应我…”安迷修摸了摸女生的头,然后安抚着。
  夜晚,回了宿舍,安迷修开始回想,自己和一个没感觉的异性交往会不会太过分了。
  翻了翻身,安迷修又仔细想了想,时间一长说不定自己也会喜欢上那个女生,毕竟日久生情。
  想到这里,安迷修就安安心心的睡过去了。
  翌日,安迷修在教务处得到了一个新生的个人资料,看着个人资料上的相片,安迷修觉得有些眼熟,尤其是那个眼睛,让安迷修不经意间打开了自己封锁的那段记忆。
  再向下看看,姓名缺并不是自己脑内的那个人,这个人他叫布伦达。
  有些失望,安迷修开始忙碌起来,为了这个新的转校生,他需要做的工作可不是一般的多。
  第二天,新生到来了,他是跳级上来的,专业也和安迷修的一样,于是他来到了安迷修的系。
  周围的女生都在看着他,小声议论着“这个男生好高挑啊,五官也长的那么硬气,还很帅!”
  “我感觉他太高冷了…相对比我还是喜欢安迷修多些。”
  “别想了你,安迷修已经有女朋友了,就是比他小一届的那个学妹啊,好像叫什么来着…想起来了,就是那个莎丽斯特。”   
  莎丽斯特,这是最幸福的名字。
  听见女朋友和安迷修这几个字眼,他坐不住了,走向女生堆中,冷冷的问着“安迷修在哪里。”,很明显,这不是疑问句。
  “在…在那里…”女生有些发抖的指着自己身后的窗户,窗户后方就是操场,他可以清楚的看见安迷修和一个天蓝发色的女生在操场上走着。
  得知了目标,他仗着身高长的高,腿长的优势很快就抵达了安迷修的背后。
  一个小小的拍肩动作,很快就引起了安迷修的注意,他转过头,然后仰头并且看着对方,“雷…抱歉,布伦达同学,请问你找在下有什么事吗?”安迷修脑内封住的记忆逐渐渗出。
  “嗯?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这句话一出,安迷修迷茫了些许,随后对方的一句话彻底点醒了安迷修,“只不过分离了十年而已,你是不是老年痴呆了?”
  “雷狮,你来这里做什么…”安迷修的记忆开始大量的涌出,他明明忍耐了十年这么久,一下子就被雷狮全部打开。
  “怎么?我还不能回来了?”雷狮满脸的笑容在安迷修看来全部都是嘲讽,但是他还是抑制不住喜欢眼前这个人,尽管已经把这个感情封锁了十年。
  安迷修看着眼前的雷狮心中满是五味杂陈,他以为自己对雷狮的感情早就淡了,甚至消失了,可是,当面对着眼前的人,他的内心却有说不出的悸动。
  莎丽斯特看着两人,红色的瞳孔还在天真的张望着,随后她仿佛明白了什么,“安迷修…我觉得我们果然还是不太合适…因为你的心里根本就没有留出第二个人的位置…”
  莎丽斯特强忍着说完了,她是低着头的,天蓝色的头发掩盖住她的表情,漂亮的红色眼睛早已被泪水浸湿。
  说完后,莎丽斯特跑开了。
  安迷修想要挽留,可是却被雷狮拉在了怀里。
  “雷狮,你放开在下…”安迷修开始挣扎,尽管现在的社会早已承认这种交往,可是安迷修还有有些拉不下脸和一个人在公众场合拥抱。
  “如果你还在生气,那么我道歉…”雷狮顿了顿,“还有,你也真是傻的可以,愚人节的玩笑你都分不清吗…”雷狮说完后抱的更加紧了,仿佛一松手,怀中的人就会原地蒸发一样。
  “开玩笑…开着开着你就一声不吭的搬家了?”安迷修还在挣扎,口气中并没有责备的意思,反而听起来很镇定。
  “一声不吭?我明明给你写信了啊,你不看信箱的吗?!”雷狮被安迷修彻底惊到。
  “信箱…那个东西在下已经很久没有没看过了…”安迷修突然停止了挣扎,站在原地陷入沉思,也是,自从雷狮走后没多久,安迷修的父亲就得了重病去世了,而母亲早在安迷修记事起就病逝,因为长时间的内心压抑,安迷修已经没有任何心情去管别的事情,信箱已经荒废了许久。
  “嗯?”雷狮发出来了一个疑问,随后就是上课的铃声。
  “好了,上课了可以放开在下了吗?”安迷修的这句话一瞬间就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一种遥不可及的陌生人。
  “嗯…我仔细想了想,最后我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我要带你逃学。”说完后,雷狮抓住安迷修的胳膊就径直的向着大门走去。
  被拉住的安迷修还怔着,他就鬼迷心窍的跟着对方离开了学校,这是他此生的第一次逃学,但也是最后一次。
  雷狮将安迷修拉到了河边,那里是安迷修向雷狮告白的地方,雷狮看着身后有些气喘吁吁的安迷修,勾起了嘴角,“还记得这里吗?”
  “当然,这里可是在下拥有第一个心理阴影的地方。”安迷修走近河边然后蹲下,用手感受着河水的清凉。
  “那么,现在我决定补偿你。”雷狮说完后蹲在安迷修的旁边。
  随着声音的变化,安迷修转过头,映入在他眼帘的是一束花,那是一束河边随处可采集的花朵,但是雷狮手中的却是其中最特殊的一种,据说这种花可以让被表白的一方迅速喜欢上表白的一方。
  虽然只是道听途说,但雷狮为了找这种花可没少下功夫。
  雷狮已经做好准备了,如果安迷修不答应自己,他就扛着安迷修回去强迫答应,直接扛去英国或者是荷兰领证。
  “在下…”还没等安迷修说完,雷狮直接将自己的嘴靠近,河水反着阳光,一闪一闪的,就像有什么金币在河底沉睡一样。
  雷狮很久很久之前曾经说过,自己要成为一个海盗,去寻找一个属于自己的秘宝——而现在海盗得到了属于他自己的宝藏。

Fin

评论
热度(23)
  1. 废猫墨子棋在线求师父咕咕咕成瘾的青兰 转载了此文字
    1551谢谢青兰!表白青兰!【终于想起来问可不可以转发。。。】
© 废猫墨子棋在线求师父 | Powered by LOFTER